> 专栏

【寄给祖国的家书】一封家书 一份期待 一种牵挂 2019/2/22 10:06:00

援外跳水教练的自豪

亲爱的祖国母亲:
  不知不觉,离开您已经16个年头了。分别的那一幕,仿佛还在眼前。
  2003年,作为国家体育总局派出的中国援助墨西哥体育教练团的一员,我来到拉丁美洲的这个“雄鹰与仙人掌之国”。初到墨西哥,我被分配到了蒙特雷集中训练营地。那里天气热、蚊虫多,房间里只有一床、一桌、一柜、一椅。但这丝毫没有影响我的工作热情。
  至今我已经带过50多名墨西哥跳水运动员。我把运动员们当作自己的朋友和家人,当队员碰到技术动作难题时曾彻夜不眠为他们设计方案,在队员生病时为他们熬粥……队员们说,中国的培训理念先进,中国教练有头脑、讲原则、责任心强、诚实守信,因此信任我、依赖我。看到比赛中墨西哥运动员们一次次从跳台上一跃而下,如同一只只雄鹰展翅,不断追逐自己的梦想,我由衷为他们感到骄傲。
  2012年,我被墨西哥政府授予“阿兹特克雄鹰勋章”。颁奖仪式上,时任墨西哥外交部长帕特里西亚·埃斯皮诺萨感谢我作为中国教练为墨西哥跳水队带来的出色成绩,并为墨中两国文化交流的成果感到欣喜。那一刻,我为自己是中国跳水教练而自豪——正是祖国培养了我,始终做我的坚强后盾,让我能尽力发光发亮。
  在2018年10月于阿根廷举行的南美洲青奥会上,年仅17岁的墨西哥选手兰达尔获得了男子10米跳台冠军。他从9岁开始跟我们训练。我从他身上总能感受到一股不服输的气质。很多优秀中国运动员身上也拥有同样的气质。竞技体育不断激发人们超越自我和挑战极限,也将世界各国各民族的人们紧紧联系在一起。
  时值春节,虽然身在遥远的墨西哥,我也能感受到浓浓的中国节日气氛。墨西哥人喜爱中国文化,饺子、中国结、舞狮舞龙等中国文化元素早已为墨西哥人所熟悉。祖国的日益强大和国际地位的不断提升,让我们这些生活在海外的中国人心里更加踏实,也受到更多的尊重。

马 进

(作者为中国援助墨西哥体育教练团团长)

相信“中国芯”一定能腾飞

亲爱的妈妈:
  一晃我出国留学4年有余了。
  这么多年,您和爸爸一直支持我要为祖国做点儿事的决心。我留学的比利时微电子研究中心,接纳了来自全世界的学生和工作人员。我逐渐认识到,我们在半导体微电子领域与国际领先水平存在着较大差距,但我们也有巨大的发展潜力。
  让我很骄傲的是,中国的科技创新能力和潜力得到许多同行的认可。不少人都说,近年来中国在科技领域取得了很大的成就,越来越多的中国科技企业走在了世界前列,在不少行业成为引领者。
  在我所研究的芯片领域,中国最大的晶圆代工企业中芯国际已经可以实现高良率的14纳米FinFET的先进制程;芯片封装企业江阴长电已跻身于世界半导体封测第一阵营。但是中国高端芯片人才仍然缺失严重,我们都在继续努力。
  我身边很多前辈都已经回国,以不同形式投身于现代化建设。我自己从攻读博士学位之初便下定决心,学成之后一定要报效祖国。我相信,未来,“中国芯”一定能腾飞。

魏体伟
  (作者为比利时微电子研究中心博士研究生)

搭建友谊的桥梁

亲爱的妈妈:
  您知道我一直在教外国人学习中文,这些年,我又有新故事想讲给您听。
  2011年起,我有了3个新学生,一位是欧盟理事会的经济学家,一位是荷兰弗莱福兰省驻欧盟代表,一位是比利时瓦隆区科技部内阁顾问。她们都有不错的中文基础,但上课进度还是很慢。因为课堂上我们总“分心”说些题外话:中国在欧盟投资进展如何?英国“脱欧”给中国带来什么影响?怎么用微信钱包支付等等。她们还喜欢吃我做的中国菜,争着要跟我学。
  新来的同胞总会遇到不少工作、就医、留学上的难题,于是我和伙伴们开始撰写介绍比利时和欧洲的文章,帮助华侨华人更好地获得实用信息、更快地融入当地社会。一位在西班牙工作的中国年轻人也是我们的忠实读者,他来信说:“你照亮了别人,太可贵了。”听到这话,妈妈,您是不是也和我一样欣慰呢?
  妈妈,我一直没有忘记做外交官的梦想。我现在是一名大学老师,但我也是一名“民间大使”。我想搭建一座桥,一座连接中欧友谊的桥梁。我愿意同其他志同道合的伙伴们一起,共同努力,让这座交流的桥梁不断延伸,覆盖更广的地方,辐射更多的人群。

张 蕾
  (作者为比利时荷语布鲁塞尔自由大学教师)

离家千万里 方知国是家

亲爱的祖国母亲:
  新年了,给您写一封家书,愿它跨越千山万水,送去我的祝福与思念。
  去年5月,我们跨越重洋,在黎以边境执行为期一年的国际维和任务。部署任务区后,我们第一时间投身工作,8个工作日内就同时通过了联合国扫雷行动协调中心扫雷和排爆两项资质认证考核,受到联合国扫雷行动协调中心的积极评价。
  刚来不久,分队就接到任务要在黎以边境为联黎部队构建一个多功能弹药销毁场。施工点在一座山坳里,距离黎以边境直线距离不到300米,两侧荆棘丛生,周边部分地表还裸露着地雷、未爆弹……在机械无法展开的地方,整整两个月,我们硬是靠人工锹镐作业,开挖、装运、回填土石2310多立方米,高标准完成了建设任务。不少战友手上、肩上磨出了血泡,有的还因水土不服而腹泻不止、浑身瘙痒难耐,但没有人叫苦叫累。
  危险重重的排爆是我们日常工作之一。有一次一位战友发现一枚只有一小截尾翼裸露在地面的未爆弹,无法判断具体型号、锈蚀程度以及性能状况。扫雷经验最丰富的作业一组组长刘权只身一人进入排爆现场。当他完成清排走下雷场,脱下防护服,拧出的汗水足足装满了一个纸杯。
  我们走到各处,都能听见当地民众高呼“中国,好样的,中国,和平”。这是对我们长期坚守一线、用生命和鲜血维护和平的钦佩。
  去年初,维和赴任通知与妻子怀孕的消息同时传来,妻子坚定地支持我外出执行任务。几个月后,云南玉溪发生地震,挺着大肚的她一人独自应对,每每想起我都感到后怕,她却只是一再叫我宽心。
  国是最大家。我们所奉献牺牲的爱情和亲情,正是为了更多的爱情和亲情可以在和平稳定的环境中滋养、享受,可以有更多的天伦之乐让人心暖。
  山河万里外,使命肩上担。作为维和军人,我们定会一如既往地守好阵地,当好和平使命的践行者。

赵明成
  (作者为中国第十七批赴黎巴嫩维和部队多功能工兵分队战士)

f44d305ea48e1dd59b6744.jpg

第六批赴马里维和的工兵分队战士正在为节日装点驻地。

(来源:人民日报)

相关阅读:

余杭广电传媒集团出品 浙ICP备12024756号-2 ©余杭广电传媒集团版权所有